wala:

屢次幾回舒適的夜晚,我慵懶的斜躺在床上,反手將抽屜向前拖出,
用著幾近詭異扭曲的姿勢,拿出中學時代和朋友在課堂之際傳遞的紙條信件,或是你給我的回信。
我總是隨機地撿幾封來讀,像是捧著散文或詩,甚至更令人開心滿足。

solow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