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起床,惦記著那張要給hsingfen的生日卡片。

於是留話給JK,請她別等我、先到教會去參加同工會,
好讓我獨自安靜地待在凌亂的書桌前想想,要對hsingfen說些什麼。
寫完卡片,背著背包走出客廳大門,發覺天氣舒適微涼,是個美麗的星期日上午。
彷彿天經地義、沒有經過太多思考,我打從機車身旁走過,自然熟練地鎖上家門,
反常的做了一件簡單,卻不曾做過的事——走路上教堂。

沿路看到騎腳踏車運動的鄰居、雙手提著整袋新鮮魚肉蔬果的媽媽們結伴而行,心裡想,
稀鬆平常的週日早晨之於他們,是日常生活中的平凡節奏,但卻是我頭一遭的脫序solo。

步出巷口,往來的汽機車逐漸增多,
我看著路旁那株凋零的梅樹,耳邊響起從心頭傳來的熟悉旋律,就這麼走過正在聊天的婆婆們,
那時,心裡想著等會兒的服事,
想著前一天被我錯過的彩虹天堂,也想著那晚承祐要我們仰望的那支十字架。

在每一個真實的步伐之間,縱然內心千頭萬緒,但我清楚那是預備心,一顆上教堂親近神的心。
心裡偷偷的想,或許,朝聖的意義就像如此。

走進小販的吆和聲,在傳統市場混雜的味道與熱絡的氣氛裡,我越來越接近教堂。

數步之後,我在教會門口遇見媽媽,她告訴我外婆在地下室張望,準是在找我。
我便掉頭走下樓,看見了外婆的背影,那個常常讓我在夢境中流著眼淚哭著醒來的背影,
至少,在那個時刻,它是真實的。

           

solow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