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好多時候,肢體動作總是跟著情緒走。
回過身,再看一眼,是動作。而不捨,是情緒。

在那時而飄雨時而雲開的午後,我回家看 MISO,
她的樣子與氣息,透露著告別。
讓我心裡好掙扎:到底還要不要去音樂會?
MISO 好會挑日子,連離去的那日,仍舊任性與突然。
不多久,當我為了 JK 的音樂會不得不離開時,
走出客廳門,卻有股情緒讓我轉過身、回頭從門窗外再看她一眼,也是最後一眼。

當晚十一點多從高雄回到家,
我上樓到妹妹的房間看著她睡著的樣子,
一邊聽著妹妹為她準備的音樂,一邊摸著她僵硬的小身軀,難過的說不出話來。

捨不得妹妹,更捨不得MISO!

我想送給 MISO 兩首歌,
這兩首都短短、甜甜的,就像 MISO 陪伴我們的年日一般,也是短短、甜甜的。

第一首是《敢愛就來》裡,小女孩唱的〈玫瑰人生〉,
好想學那個小女孩一樣,用屬於自己的方式微笑的跟 MISO 告別。




第二首要給 MISO 的歌是史茵茵的〈In the Garden〉,
我猜,她這會兒可能正在上帝的園中調皮搗蛋呢!



創作者介紹

塵封架上‧我書閃亮

solow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汪汪
  • 你們家照顧得很好了
    前幾年聽說他生病本來以為活不久了
    沒想到還可以撐到現在

    我想他也會很感謝被你們收養到
  • 對阿!
    我妹和我爸最盡心盡力,
    對於生命,總是小心翼翼的呵護。

    solowz 於 2009/09/18 22: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