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在阿花的臉書上看到她寫著:
「周六午後,回外公外婆家,
陪著行動不便的外婆拄著拐杖,
在我從小成長的社區漫步、慢步...
外婆說:『你這樣陪我散步,之後,我散步的時候,會常常想起你。』」

我邊看眼淚邊掉...心疼阿罵對晚輩思念的心情。

看阿花的分享時,讓我想起幾天前讀到的一首詩,是在一個很奇怪的情境下讀到的,
也是不顧一切的邊讀邊掉淚...那時,想到的是阿罵。

跟大家分享吧!

〈對母親的看法〉~李進文

打瞌睡的客廳不會吵她,只有正午
當寂靜為她拭汗,驚醒
幾曲沙發老彈簧
掛鐘滴答、滴答,而她
醒來之前還有一輩子的回憶要洗要刷
還有叮嚀,乾乾癟癟地晾在嘴角

陷入沙發的側面像船吃水
歲月撞壞一些,也愛苔鏽一些,儘管
找到體內的舊石器修補,再不能
回復啟航時陽光歡呼
海與酒窩跳舞

能給的,她都卸貨了
整個空掉的母親留給故鄉

故鄉老是擱淺著各式各樣的母親

她不虧欠什麼
但她愛的方式像債台高築

她可以不築巢或穴居,像天使漂浮
且住在飛翔裡

但羽翅全扯下織成被單
天曉得孩子和夢一樣愈大愈怕冷

她沒去過我就讀的任何一所學校
是我忘了邀請
或者她唯一只想拜訪我的心

她不讀詩,其實她不識字
然而字脫帽向她敬禮,當她努力
將黑髮寫成風霜——卻靦腆抱歉說:
一封家書罷了,天曉得……

她從未在我入睡前講故事
她的故事,總像是剛出爐的熱麵包或苦難
不好講而只能親口嚐

我對她的看法並不準確
因為,我離家真的太遠太遠了
唯時光滴答、滴答埋伏老沙發,準確
擊中她的鬢髮

創作者介紹

塵封架上‧我書閃亮

solow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