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年,應該很多牧師在講道中都會要我們基督徒要拿出工作的態度,多走一里路...等,這當然是對的。
但是教會裡有著像「王雪紅們」的牧師,可能不好意思提醒那些「王雪紅們」,基督徒的企業家真正應該做的事是什麼。
現在想想,敢當面指責大衛王的先知拿單,還真的是很帶種,這種教導,也是神的僕人應該做的事情之一呀!

底下貼了篇文章,大家看看吧!
全文轉貼自: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

〈天怒人怨的事,為何被允許?〉

不管妳是看李小龍、《陳真》、或者《蘇乞兒》的電影,都有這麼一幕:洋人(或日本人)和華人打生死擂臺,台上華人已經殘廢或奄奄一息,洋人(或日本人)繼續加上幾拳,硬是把人打死。這時,妳會血脈賁張,「斯可忍孰不可忍」!於是,李小龍、陳真、或者蘇乞兒替妳上台,幾拳就把那洋人(或日本人)打死。這下子妳終於爽快了,正義得以伸張!


真奇怪!為什麼這樣才叫做「正義得以伸張」?大家事先說好是生死擂臺,洋人(或日本人)在擂臺上打死華人有何不應該?

當然不應該!輸贏有命,人家已經輸到爬不起來,比賽就結束了。再打下去,純粹是殺人償命。不管公不公平,合不合法,強欺弱我們就是看不下去,欺負到讓人難以為生我們更加看不下去!

假如這不可以,為什麼大學教授欺負農民就可以?為什麼財團污染、踐踏我們的土地就可以?為什麼聰明人把不聰明的人踩在腳底下就可以?為何富人把窮人踩在腳底下妳就不生氣?

一個富人想要蓋一座花園別墅,在裡頭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如果那本來就是無人之地,隨他去。如果他是拿出一大把銀子,硬把一對孤兒寡母賴以維生的小店面買來並拆除,看著這對孤兒寡母跪地哭訴卻摟著兩個半裸的女人鄙夷地理都不理。妳會不會希望李小龍、陳真和蘇乞兒一起出現,把這富人打得滿地拉尿拉屎,把它身邊的打手全部丟進垃圾桶裡,順便把專為官商勾結服務的警察也一起打到頭破血流?

我會這麼期待著!警察保護好人,也保護法律,但不該保護玩弄法律的縣長,也不該保護合法而沒有人性的富人。我如果是警察分隊長,奉命到了現場,會把富人和打手亂打一頓,事後跟縣長、縣議長說:「抱歉!我一直以為他們才是暴徒」。

那麼,縣長、議會再加國立大學一起搶佔農地,我們到底看不看得下去?他們做的事叫「知法玩法」而不叫「合法」,被欺負的農民從此失去謀生能力,以及活著的意義,跟殘廢一樣痛苦,憑什麼我們該看得下去?

公司老闆拼命壓榨土地與人民,官商勾結來立法逃稅(卻說成是「合法節稅」)、補助(獎勵)、補貼(廠房租金、水電、政府服務幾乎不算成本),用這種強盜行徑賺足錢之後卻藉口「台灣的經營環境太差,」,把所有的錢匯走,留下一整片被污染的殘破土地、高築的國債,以及一堆卡奴和燒炭自殺的冤魂。這種作為,害死人命遠超過生死擂臺上的人,憑什麼要我們看得下去?

別把這句話整天掛在嘴上:「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它有個適用的極限,超過了就叫做「喪盡天良」!

一個黑道想要霸佔別人家財,跟手下的說一聲:「幫我把那塊地搞定,其它的別讓我知道。」妳受得了?

一個列名全球富豪的基督徒,卻讓底下的人過勞死。他當然不曾下令讓人過勞死,他當然跟黑道不一樣,但是妳真的應該受得了?而那些為他服務,只談效益與利潤的「高階經理人」呢?一樣沒人性。

我常想:管理學院的老師發聘之前一定要先做一個「人性指數測量表」,管理學院的學生發畢業證書前一定要做一次「人性指數測量表」。人性指數不正常的不該讓它當老師,也不該讓它畢業――否則教出來的全都是「沒情沒義、沒血沒淚」的走狗、鷹犬。其實,所有大學教師發聘前都應該先做一個「學術良知指數測量表」,沒有學術良知的人不配當學者。(翻譯 Economist 的人發明了一個好詞,這種人叫「學人」,而不叫「學者」)。

人可以追逐虛名與貪財,沒關係,只不過讓我看不起而已。但是,人貪財或追逐虛名的時候不可以欺壓別人,更不可以讓別人活不下去――我才不管妳是合法、玩法、勾結立法院為妳立法,我也不管你的耶穌跟你是如何清算。

人間有一些基本的道理。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solow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