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nest在無意間涉入了一場學校校譽的紛爭

若蘋果日報的報導屬實(因為有網友說蘋果的報導有部分也是造假),那麼事情就是始發於學校在“校內”公布誇大造假的學測成績,卻被學校裡的高三生投書踢爆。情節大致是如此,簡單又突然。

無辜的Ernest便在莫名其妙之下配合演出一小角——當那名同學詢問Ernest該班的學測成績時,無做他想地將自己班級的成績提供給該名做調查的同學。現在可好了,學校對外採取的策略雖然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降低學校的傷害,可是對內,Ernest的導師卻要他寫一份“自訴書”(Shit!是在打官司還是要學生悔過呀?)交代那名同學如何向他搜集成績資料的始末。老師的說法是,雖然學校不想追究,不過卻很想瞭解整件事情的經過,基於幫忙學校釐清問題的立場,請Ernest寫一份自訴書給學校。

笨笨呆呆、天真無邪、不疑有他的Ernest還真的打算寫,搞的媽媽氣急敗壞打電話給我。當我聽完這些有限的片段之後,心中有譜學校在玩什麼把戲,千交代萬交代Ernest自訴書不要寫也不能寫。第一:整件事到底是誰不對?第二:學校既然說不追究,為何還要學生寫自訴書調查當書面資料,這不是很矛盾嗎?第三:這種溝通方式有助於化解那名踢爆的高三生對於學校的負面看法嗎?第四:學校為什麼老是喜歡玩這種用「大部分學生來打壓少數意見不同的學生」的把戲?

當我在電話這一頭分析這整件事給Ernest聽時,腦袋一直浮現《危險心靈》《巧克力戰爭》這兩本書的情節,一股毛毛的、隱諱的、令人惱怒的無力感若有似無的環伺在側。

艾帕構半開玩笑的要Ernest堅持道德勇氣,別在無意(或無知)之下幫助學校傷害了那名同學。或許我沒多替Ernest想,考慮他是否會被老師、其他乖乖牌同學貼標籤...等。不過,商量好了,一切讓媽媽出面跟老師溝通啦!什麼鬼自訴書嘛=.=

沒想到Ernest從電話那頭幽幽的傳來一句,意思是要我們別把事情鬧大,因為他有結聖靈的果子....

馬的。

聽到這一句話就讓我腦充血。如果Ernest擔心他在班上難做人這我也瞭解,畢竟再一學期就要畢業,況且有指考的壓力。所以家人試圖幫他想一個盡量避免節外生枝的兩全辦法,既保全自己,也不傷害無辜,更別讓學校難堪。雖然我們七嘴八舌的給他意見、分析給他聽,但他心底依然單純的想寫自訴書配合導師,原因無他,因為老師跟他說自訴書無害同學,只是要幫助學校瞭解事實,因此他覺得這麼做是在結聖靈的果子(讓我想想是哪一種果子呀?和平?良善?恩慈?)。

Ernest的想法著實嚇了我好大一跳,更覺得光火,原來這社會那麼多的基督徒(當然也包括我自己),常常不先瞭解事情的來龍去脈與事實,更不先分析箇中情勢厲害,先想到的竟然是修行、結果子這檔事。難怪,有人的面前有滿滿一堆基督徒結給他的果子,而那些真正需要基督徒結果子給他的人面前卻一顆也沒有。我不禁問自己:我到底都對誰結果子?

寫自訴書這檔事就像幫助學校保護它自己,替學校結果子。那,那名踢爆學校錯誤的學生呢(暫且先別討論他踢爆學校這個做法的適切性)?誰結果子給他?如果基督徒只會對掌權者、強勢階級產出果子,那麼社會弱勢的聲音、聖經裡的妓女、乞丐,誰對她們結了果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lowz 的頭像
solowz

浮世 ‧ 生之旅

solow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