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言。直到一兩個月前艾帕構才知道自己有西拉亞平埔族的血統。

知道太晚,無言歸無言,卻也很高興,挖係番婆。
我的祖先可能不只是兩三百年前從中國來的而已,炎黃子孫的概念與史觀或許對我來說是一場騙局。

我想,很多人就像之前的我一樣,壓根兒不曉得自己也是“熟男熟女”吧!
礙於目前內政部打壓,遲遲不肯修改正名相關法令,我表弟阿sam可以「認祖歸宗」
但我們家三隻與工友小片家那幾隻的身份都無法被承認。

明天,5/2在台北凱道有個「萬人街頭挺平埔‧熟男熟女站出來」的活動,

活動日期:2009/05/02
集合地點:在立法院,濟南路
報到時間:下午一點半開始

有空的人當然要去贊聲,沒空的人請你幫我們連署,填上姓名與地區即可,艾帕構拜託各位了!
GOGOGO!!!
明天艾帕構人在台北,一定要衝啦!


延伸閱讀:
茄苳樹窠的
〈西拉雅平埔族正名運動 〉、阿山姆的〈尋根之旅〉

solow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宅小星
  • 可以偷問一下,怎麼確定是不是有番仔的血統勒?XD
  • 你偷問,那我就偷偷告訴你喔!
    「#$%︿」...懂了沒?


    好,要正經了。
    如果你想知道你是不是熟男,
    去區公所查你阿祖或阿公阿嬤那時代的日治時期戶籍謄本,
    如果他們謄本上有註記:「熟」這個字,
    表示他們是平埔族,所以你也有平埔族的血統。

    依我的例子是,
    我沒有查,但我表弟有去查。
    我表弟的爺爺和我的外婆是兄妹,
    他爺爺是,所以他爸爸是,因此我表弟當然就是。

    但無奈,
    漢人父系社會訂定的法律條文卻無法讓我可自由選擇。
    我外婆是平埔族(不是外公),
    因此我媽只能承接我外公漢人的身份,
    無法選擇是否要平埔的身份,
    自然我也不行(就算我媽是,但我爸不是呀)。

    同樣,我和我表弟身上的血統幾乎一樣吧!
    但法律上來說,他有被認定,但我這種case無法被認定,
    所以,要加油!

    不是說平埔族的身份有多重要、有多了不起,
    是平埔族就會百分之百愛台灣,其實跟這一點關係都沒有。

    只是,那是你之所以身為你的一部份歷史,
    過去,教育不曾教導我們這些,
    只告訴我們:我們是炎黃子孫,
    所以唸了一堆或許跟我根本無關的歷史,
    真是有點諷刺。

    solowz 於 2009/05/08 17:26 回覆

  • 汪汪
  • 也不會完全無關阿
    至少以前唸過的歷史是你爸這一支脈的歷史

    另外我覺得歷史除了要了解祖先故事到自身定位之外
    最重要的理由大概就是知興替明得失了吧
    所以多唸是沒有壞處的
    日本的西洋的歷史都具有類似的功能 也都有涉略的必要
    尤其是現在的社會已經都跟國際接軌
    這些知識的能重要性可能超乎想像

    雖然是這樣說啦
    我也是只有比較熟中國歷史
    年紀越大要去唸那些什麼羅馬希臘史還真是累阿
    只能說以前學校教的世界歷史比例太少
    也許高中有教很多 但我就是沒學到了
  • 是阿!
    所以我都用「或許、不只」等不是百分之百、全然的語氣呀!

    我理解也認同你部分的看法,但有些我不能認同XD

    第一,
    雖然我是社會組的,但老實說我的歷史不太好,之所以說不太好,並非背的不好,而是指思考太少、涉獵範圍太窄。
    你想喔!我們中學讀的歷史,真的是我爸那一支的歷史?若以炎黃子孫的道統、概念與大中原的觀點來說,中國東南沿海那一代在很早以前根本都是蠻陌之地,在朝代與朝代之間的更替,那裡都是被征服的一群,哪是什麼炎黃子孫,那根本是統治階級鞏固本身權力的一種收服他者的論述。

    第二,
    也就是說,什麼是歷史?那裡的歷史、文化早就不是他們的歷史,而是北方朝廷觀點、勝利者的歷史。如今,我們讀的多半就是這種勝利的統治階層論述的歷史。不然,批髮左衽有什麼不好?為什麼批髮左衽的文化不被視為正統、文明的象徵?什麼才是文明、有文化素養?是誰定義的?
    那些朝代動不動就要遠征,覺得他人是蠻、是夷、是番,別人的文化是落後的,生活在那裡的人民是可憐的,動不動就要去解救別人,好讓一切地土都是皇城王境@@"
    因此,你說那真的是我父親之脈的歷史嗎?不全然,不只不全然,幾乎是經過稀釋再稀釋了吧!如同,我不覺得現在教科書教的台灣歷史就等同於我母親那支平埔族的歷史,道理是一樣的。
    我的意思是,歷史的概念、詮釋角度是多元的,但是台灣的歷史教育卻是單一的可悲。

    第三,
    你說的知興替明得失。我不否認後人可以從歷史得到一些看法與教訓,但這必須要有一個前提,就是我們的史觀要多元,思考要靈活,否則,興替得失充其量還是統治者用來「教化」被統治者的工具而已。如果台灣的歷史教育那麼僵化、窄視,那麼多唸多背的確是有壞處的(只有反應在成績表現上不是壞處)。

    第四,
    或許我上述的說法太籠統、太化約了,因為歷史教育會牽涉到教材編選與師資培訓的問題,只不過我想和你分享一下我對「歷史」的一些看法,其實這是個很大的題目,我所知也很有限,先提個幾點來跟你討論討論罷了。

    solowz 於 2009/05/11 13:49 回覆

  • 汪汪
  • 我在想 會不會跟中國歷史太長有關係
    像美國歷史這麼短 講一下下就沒了
    也許就比較有時間去探討其他 比方像史觀啦之類的
    畢竟談歷史總是要先講清楚故事背景本身吧
    不過你也可以說我們不是只有歷史課這樣子啦
    我們是每一科都這樣子

    另外我最近在準備GRE作文題 其中有一題就是
    歷史過於強調某些個人的成就 而忽略了一些默默無名的人
    (他們的題目真的就是這麼長喔 我沒有自己加)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大概是全世界寫歷史的人會遇到的難解問題吧
    畢竟要寫一個leader是比較容易 即使是容易也是幾十年的嘔心瀝血喔
    更何況要探討到失敗者 梁山大盜或是升斗小民的心聲
    就像考古學家挖不到化石證據一樣
    做起研究來也是有心無力

    至於被髮左衽有什麼不好
    是沒有不好
    壞就壞在他們沒人出來寫歷史 或是有人偷寫了但沒被保存
    如果200年後有博士生突然想以蔡烏龜為研究主題
    那現在蔡烏龜應該要留下一些紀錄給他
    比方是蔡烏龜的日記 文章 著作 布落格等等
    但如果現在什麼紀錄都沒有留給他
    他的另一條路就是 來看陳小狗的日記怎麼描述蔡烏龜
    那蔡烏龜是左衽還是右袵就全憑陳小狗說了算了

  • 這讓我想到:歷史事件只有一種,但對於歷史事件的詮釋卻有千百種。但是台灣的教育有沒有讓學生理悟到知識、真相的廣度,相信你我都持問號。

    你說每一科都是這樣子,那還真是說對了,只不過討論歷史所衍生出的政治話題,多數人會覺得比較敏感,深怕為哪一種看法辯護,會被說成藍綠惡鬥之口水戰,其實我覺得這種討論環境真的很病態。

    還記得我之前曾推薦你看的孔恩的那本《科學革命的結構》嗎?他所說的典範與典範的轉移的概念,或許就是如此。其他先進國家的歷史也當然會有「教科書」,但或許別人的文化社會風氣與思考態度,卻讓學生在課堂上有思考、辯證的機會,反觀台灣呢?背了就好,教科書=真理。(不是嗎?我們又不是沒聽過像:「課本就是這樣寫阿」、「阿老師就是這樣教阿」這種不用大腦又順服乖巧的話)

    你把台灣的歷史教育歸因於中國歷史太長,這當然是一個可能。但或許你可以再想想,為什麼?為什麼台灣人需要瞭解這麼多中國歷史?

    我知道這問題一問下去,會把整個留言與回應搞得很複雜,但是,我們還是必須想,為什麼?

    當我問了為什麼之後,我們會開始討論為何要選擇A方式,而不選擇B方式。在這個過程中,執政者就是在做「選擇」,而選擇的依據,就是我上一則跟你說的:是一種上對下的權力掌控。

    我不能同意你最後一段的類比,因為整個背景根本不同,你舉的例是研究資料、文獻不足的問題,所以稍有一絲寶貴線索,都是研究方向的可能。而且學者的研究,要進一步成為「教科書」變成聯考或科舉的「正確答案」,還有一大段的距離呢!

    如今我們談的是歷史的詮釋、選擇與教育。當初的背景不見得是史料不足的問題,多半的情形是像我所說的:是選擇的問題,是勝利者詮釋的問題。為什麼當初那些批髮左衽的文化,不和堯舜禹湯文武周公的「道統」並存?為什麼它們變成不重要的稗官野史?為什麼是如你所說的偷寫還沒被保存?這不都是統治階級的選擇嗎?

    今天為什麼在課本裡的228歷史詮釋這麼矯情?為什麼發生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歷史這麼不被執政者重視,這當然也是一種選擇阿!(你不用提醒我陳水扁執政八年他怎麼沒做好這件事,因為我不是要借此例向你證明藍的和綠的到底誰比較愛台灣。)陳水扁的確只想用228來得到政治利益,已經很多台派都覺得他搞爛228很該死了,對他很厭惡了。而馬政府的意識型態與他的政治利益,根本也不會讓228這段歷史的重要意義出現在課本。

    這就是一種選擇,統治階層用來教化百姓的,說好聽一點是教育啦!就像中國的歷史教育,教導他們的學生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一樣,這種歷史詮釋雖然悖於事實與民主價值,但又如何,這可讓中國能操作民族主義達成他們的政治利益呀!

    再多嘴一提,漢武帝幹麻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統治者用儒家思想鞏固政權,一方面也用法家的手段來整肅異己,搞的百姓只得選擇恬淡的道家思想自我安慰@@",這種選擇難道沒有影響到現代嗎?什麼情理法?對有權有勢的人就是情理法,而一般人民就來法理情,這種鄉愿的社會風氣還真是一種統治階層利己選擇之下的遺毒。

    ps.痞客邦的回應好像沒有字數限制耶^^

    solowz 於 2009/05/12 18:15 回覆

  • 陰天
  • 囧~論文般的回應…原諒我沒耐性。
    瞬間瞄到孔恩的《科學結構的革命》,勾起我黑暗時代被其折磨的痛苦@_@
  • 你有這本書喔?這禮拜六拿來借我回顧一下吧!

    solowz 於 2009/05/14 09: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