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選都選完了,還講這些幹麻?選都選完了,能不能放輕鬆一點?

關於前者這類的聲音,我後來發現若是平常不說,等到選舉時才提起,勢必會被說成在操弄或護航,所以說與不說的考量,重點不在時間適不適合,而在內容重不重要。針對後者的聲音,那或許是我要調整的,表達重要的觀念或議題,不一定要給人很沈重的感覺,所以當我還沒辦法放輕鬆時,請各位朋友先放輕鬆點看,我會努力改進。

下面這篇文章是台大李明璁教授寫的,他記在選前,而我找證據在選後。請先看這篇文章吧!

它不難閱讀,也不難理解。


〈我已經說了,我面對自己的靈魂〉


親愛的朋友,你累了嗎?(至少,我覺得無比疲憊)。最近我經常有種迷茫感,覺得所謂的「這場選戰」,彷彿已經打了至少八年。好像從我出國之前就開始、歷經了六年的留學然後回國任教,新聞媒體每日每夜似乎從未停止轟炸:設定議題,放大標的、投下炸彈,如此循環不已。


或許、也希望明天,即將有個清楚的了斷。真的,我們都累了。


提筆寫這信,表面上是朝向「身為我朋友的你們」而說;其實,我更是面對著自我吧。我其實有點悲觀的。悲觀的不是因為我所支持的謝先生,勝選機率並不甚大;而是因為,這個島國社會的人們,互不信任、輕蔑嘲諷,已經到了誰來執政都難以輕鬆平復的惡況。


如果我的擔心不幸應驗,過去半世紀遺留下來的政經、文化與認同結構仍然有效,那麼國民黨重返一黨獨大的年代將成事實。而這八年來,執政的民進黨像在野黨,在野的國民黨像執政黨,如此錯亂也將暫告終結。未曾真正革新自己的國民黨,團結在馬先生的形象旗幟下,媒體、財團、地方派系三位一體,火力全開,或許就能打敗「其實是先被自己打敗」的民進黨。


於是很快的,大權一把的國民黨,將重新啟動,所有我們曾經一點一滴衝撞過的國家機器—政府、軍隊、媒體、教育、司法…。而這次,他們將不需要透過粗暴手段的威權掌控以免落人口實,只要和上述多重體制,有效維持著一種隱而不見、權力和利益相通的治理關係即可。


由此,島嶼將進入另一輪虛擬的「太平盛世」,我們將擁有一種比真實還真實的景氣榮景。過去八年台灣社會的「民不聊生」、執政團隊的「毫無政績」將消失在螢光幕、報紙和網路上。當永不犯錯、不沾鍋的馬市長、馬主席,變成了馬總統,當三通陸資登台、房市股市熱絡,失業問題或許就將跟著「消失」(在新聞版面)。而多數的社會治安教育乃至道德問題,也不再「導因自政府無能」、「上行下效」。


而當許多都會中產階級所樂見的「榮景」,重返我們的視聽空間,國民黨這幾年「假左」(pseudo-left)的功夫就無須再續。WTO年代的農村問題和福利配套,根本不需多費心(有多少人知道從老農津貼到國民年金,這八年其實確有躍進)。鏡頭後的國民黨,只需抓緊農漁水利會等傳統用以穩固統治基礎的組織,循著過去恩庇侍從體制的組織策略,這裡作些「建設」、那裡給點「照顧」,一堆大小工程,層層轉包,皆大歡喜。


是的,讓我們閉上眼睛,想像這一切果真「將如此美好」。所謂客觀的中間選民,也將因此慶幸「這次沒有投錯人」。然後呢?各種結構性的問題、以及國民黨根本不想甩也甩不掉的陳年治理邏輯,就都不存在了嗎?
而一直仰賴媒體的主動協助化妝,過去確曾犯下不少執政錯誤(我身為台北市民其實感觸良多)的領導人,又果真從此令人耳目一新、值得託付了嗎?


親愛的朋友,坦白說,我從不相信任何政黨會自發地「堅持改革」,民進黨不可能,國民黨更何嘗不是?能夠真正堅持改革的主體,只有在乎改革的人民自身。我們不推,他們就不動,這是鐵律;而四年前的「廢票聯盟」也正是以此為號召,要大家拒絕被兩黨綁架,投下足以嚇阻政客自大獨斷的廢票。其實這種「社運本位」的理想,我相當認同。但是,認同這理想並不意味認可這是個有效手段。


如果你曾有印象,關於我在2005-06年那段時間,於中國時報「觀念平台」專欄裡所寫過的一些文章,應該不會輕易地嘲諷我,此次願意表態支持謝先生等於是「支持貪腐集團」或「縱容墮落的民進黨」。過去幾年,我曾寫過說過那些批評民進黨的字句,數量遠遠超過對國民黨的評論。我完全可以同理,有許多「堅持改革」的朋友,你們是真的不願意含淚二選一所以才含淚投廢票、不投票、或選擇他黨。正如同不久前的立委選舉,我也生平第一次地,沒把票投給民進黨。


是的,這幾年來,我們不曾停止對民進黨的批評、乃至對我們自身投票傾向的反省。我們甚至用選票的背叛,教訓了這個不能堅持改革理想、不再感動人民的政黨。但反觀傾向認同國民黨的知識份子呢?有多少人在這八年裡,振聾發聵地要求他們自身對總是傲慢的國會、偏頗的媒體、勾結的財團等老問題,進行全面的反省和改革?國民黨在野的這麼多年,到底學習到什麼、進化成什麼?


也因此,很多人說他想投廢票、或者拒絕投票。但親愛的朋友,或許聰明如你們也已感覺到,受某種廉價的抱怨主義和犬儒主義所鼓動的賭爛邏輯,其實和你基於沈重思考後的行動選擇根本相反。對這些「兩黨一樣爛所以誰都不想投」的輕率言論而言,如此行動選擇可能也只是缺乏長期歷史感、缺乏批判性承諾的一種身段標榜(來自一種「不滿荒謬政客的『理性』選民」之虛妄印象建構)。


親愛的朋友,我寫下這封長信給你,不只為了告訴你謝先生有多好、請投他一票。我更是想提醒彼此,不曾改革的國民黨復辟後,所謂的「新榮景」將會是什麼樣貌。或許,我們該靜心區分,「這一階段」要集結力量對抗的主要和次要保守勢力為何。國民黨並非萬惡,但若真要民主升級,毫無疑問卻得從終結其黨內既有的治理模式開始。相對的,民進黨也非盡善,機會主義、權力腐化、論述貧血、政策矛盾的問題,毫無疑問必須繼續透過各種基進民主(radical democracy)的公民社會機制予以直接監督。


所以,容我作個邀請,如果你尚未決定,或者考慮放棄,請你試著理解一下我囉哩叭唆的擔憂。正如我從來堅持的,帶著「不信任感」所做的選擇,才是有重量的選擇。因為那意味著從蓋下票、開出票的那一刻開始,不信任政客者如你我,就有責任要調整自身的位置,開始認真地盯住當選者、甚至開始反對他。


四年前,我人在海外無法返鄉投票,但也寫了一封類似的信給朋友。後來,陳水扁當選了,我從未放棄對自己許下的承諾:無論在什麼位置上我都不會幫他爭權奪利或動員仇恨、閃躲應有的政治責任;相對的,和你們一樣,我當然也要檢討他、批評他。


親愛的朋友,如你們所見,我似乎「跳下來了」--這個人人嫌棄髒臭的選舉坑,只因為我對美好的、素樸的、進步的政治還有一絲浪漫想像。好久一陣子了,我和許多學術界、社運界和藝文界的朋友,對阿扁領導下的民進黨如此敗光前人遺留的民主資產,感到無比痛心;卻也對未見任何反省改變的老國民黨,透過新包裝就要換殼上架的「軟性威權統治」,感到無比憂心。


所幸,謝先生一次又一次與我們的誠懇對話,讓我們雖不完全放心,但卻相當感動。我個人,願意試著與謝先生,及其承諾要改造的新民進黨,試著重新接合。


而這將是一次批判性的協定(critical engagement),也是我拒絕自己的驕傲犬儒身段、選擇願意單純的信任。希望謝先生還有機會,繼續將政治作為一種帶有責任倫理的志業(我們都很明確知道,這次若敗選他就將退出政壇);也期許自己,不斷地反省批判自己所支持的人、以及自己,這將是作為公共知識份子的畢生工作。


親愛的朋友,容我我謙遜地邀請你,去投下讓台灣不走回頭路、讓自己有監督責任的一票吧。然後我們平心靜氣,接受任何結果,準備重整自己的隊伍。未來,無論陰晴,往前續進,異議不止。


李明璁,2008/3/21

------------------------------------------------------------------------------------------------------------------ 

看看今天奇摩新聞頭條,中時電子報的標題是:「亞洲四小龍,台股重踞龍頭」。當你瀏覽過這則新聞的標題,它傳遞了什麼隱諱的訊息給你?


傑克,這真是神奇了,馬先生才當選兩天,沒想到趴在那邊八年的股市,在短短兩天內回到四小龍之首。媒體為什麼要這樣操作新聞題材?即使看了內文,我的疑惑依然沒有得到解答,反而更為加深。整篇新聞告訴我們股市在這八年當中只有2001年和今年不是在最後一名,這當然是事實。


但另一個事實是什麼?卻藏在文章裡不易被人看見的角落。文章裡提到:經理人說這八年股市因為兩岸問題被「低估」。那問題就來了,請問大家:股市是被誰低估?當我們在用“低估”這個字時,那表示我們股市“實質”的投資環境是差?普通?好?


我相信台灣金融或投資環境應該有很多需要改善的地方,但除了缺點之外,媒體這八年呈現給我們看的經濟面角度就是:投資環境差。


當然,經濟、金融等題材我瞭解不夠深入,但我始終記得經濟學老師說:「經濟、金融市場,除了實際的投資環境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投資者的信心。」


因此,我想表達的是:在短短的兩天內,若是客觀的投資環境什麼都沒改變之下,為什麼主觀的投資信心會大增?我猜想,除了一部份是民進黨執政政策沒落實、或政策反覆導致投資客的信心不高,現在政黨輪替了,信心就來了。另一個部分就是這種垃圾媒體的標題導致。


為什麼在客觀投資環境都不變之下,媒體可以下這種令人信心大增的標題,而過去八年卻是下另一種使人信心喪失的標題?我之所以這麼說,不是要怪媒體為何不當民進黨執政的化妝師,而是希望能將「媒體」的真面目給大家看,不要輕易相信藍色或綠色的媒體,試著學習自己判斷。


林義雄先生說的真好:『國民黨這八年來採取抵制的策略,要把民進黨拉下來,但你要知道,把人家拉下來,你一定是站在那個人的下方。國民黨不懂這個道理,他們沒有將所有資源運用在「超越」民進黨,而是選擇「拉下」他。』我想,林義雄先生清楚的點出這八年台灣社會的狀況,大概就是這樣。


  

solow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